必威体育亚洲品牌 > betway必威体育亚洲 >

如今乐游岛

  想着能借一架直升飞机就好了,就可以腾空而起,把迅速扩张的西安凌空俯看一遍,想来会有许多让人叹为观止的发现,譬如大唐芙蓉园,譬如曲江池遗址公园,譬如唐城墙遗址公园,譬如大明宫遗址公园,譬如……如果可能,我是要再作许多譬如的,因为西安的变化日新月异,不是我的一篇短文可以容纳得了的。

  因为这变化立足于历史的基石上,让湮灭在废墟荒草中的辉煌,再一次的展现在世人的眼前,极大地提升了西安的城市形象,极大地提高了西安的生活品质,极大地彰显了西安的精神风貌,正如中国作家协会主席铁凝出席中国第二届诗歌节,在和贾平凹等友人家宴时说的,你们生活在西安真幸福。

  但我就没有盲目的乐观,我在繁花和兴盛的市肆里,睁着一双探寻的眼睛,我在发现,发现着西安的遗憾……我相信,西安是有遗憾的,历史上有,现实中也会有。发现了遗憾,并把这遗憾补救起来,不要让遗憾无限期的遗憾,应该是件美丽的事情。

  可惜我借不来直升飞机,不能在西安的上空俯瞰西安。如果能够,我会在空中很容易地发现一处处亮点的同时,发现挟裹在亮点中的遗憾。但这似乎不要紧,我爬不到西安的上空去俯瞰,却也在西安的长街上走着,发现了一些我不能不说的遗憾。

  别的我不说了,就说乐游原吧。我知道《长安志》里的乐游原,是为长安城的一个制高点。站在其上俯瞰,规模宏大的长安城尽收眼底,举目四望,景色迥异。北面是巍峨的大明宫,展现的是“九重宫阙开阊阖,万国衣冠拜冕旒”的盛况。南面是势与天齐的终南山,令人顿生一种雄浑之气。东面白鹿原上隆起的霸陵,让人总有抹不去的别离之情。而西北方向的咸阳原上,数不尽的帝王陵墓,在夕阳下闪灼着他们曾经的历史一页……志书里的乐游原似乎有些呆板,而唐诗里的乐游原就不一样了,有血有肉,鲜活生动。可就是这样的一片古原,却在今天,被人为的东挖一条壕堑,西开一条沟道,南掘一面长坡,北通一面路壕,让志书和诗词里美丽迷人的乐游原,遗憾地成了一座乐游岛。

  我在想,盛唐时的大诗人李商隐如果有知,他再来乐游原,不知还能不能写出那样烩炙人口的不朽诗篇:

  二十五岁得中进士的李商隐,在乐游原上的这一声轻叹,道出了多少人内心的悲凉。他自己也是人,入仕靠的是令狐楚的青睐。可是令狐楚老了,老得死了。他该怎么办?却好有个叫王茂之的封疆大吏看上了他,还把他的千金小姐嫁给了他。但王茂之为唐之党争中的重要人物。李商隐一脚踏进王茂之为他铺就的红毯,他就只能在李牛二党的激烈争斗中沉浮,在官场上非常失意。他站在长安城的高点乐游原,迎着扑面而来的阵阵西风,想着大唐帝国的命运,他能怎么样呢?他以为,人到晚年,过往的美景都已远去,像无限美好的夕阳,纵然灿烂辉煌,却已逼近日暮穷途的黄昏了。

  我知道,对于这首《忆秦娥》的词,有人认为并非李白所写,而我却始终相信,它是李白的手笔。因为我们可以轻易否定李白,但又能相信谁可以担得起这首词的署名呢?没有吧,那就还让李白自己担着好了。

  唐朝是诗的国度,诗仙李白到乐游原上来得,诗圣杜甫到乐游原自然也来得了。他来了,自然不会空手而归,他是也要写诗的。他写的诗是:

  总是难得如意的杜甫,登临乐游原的日子还可考证,是为天宝后期的一天。这一天是正月的最后一天,古人称之为“晦日”。人们在这一天,要用青色布片缝制的小口袋,装上百谷的果实相互赠送,祝福来年风调雨顺,五谷丰登。杜甫这一日登临乐游原,有着一个宴会陪客的身份。这个身份之于杜甫,似乎有点低三下四,甚至很是压抑,但他还是来了。他不能放弃这样的机会,他企盼有那么一次陪宴,能为他的前途推开一扇大门。此时的诗圣,是太忧郁了。忧郁的人往往想得很多。站在唐长安城南隅的乐游原上,杜甫看得见春波荡漾的芙蓉园,看得见唐高宗出行而来的轰轰车马声,看得见曲江池畔舞袖低回的美妇……这对他是一个莫大的刺激,想他满腹经纶,在长安城里奔走也快三十年了,可总是难以获得为国效命的机会。

  立秋的日子,白居易也到乐游原上来了。初入长安,拜谒在京城名士顾况的门下,被顾名士扭住他的名字,警告他“长安城居大不易,”他听在耳中,记在心上,楞是凭着自己的一腔才学,很容易、很自在地在长安城居住了下来。这一点,为诗仙的李白,为诗圣的杜甫,是望尘莫及的。白居易作到了,因此登上乐游原的心境,自然要比前者好得多,而且登临的次数似乎也要多得多。他兴之所至,或与友人同行,或是独自一人,就要到这可以登高望远的乐游原上走一遭。有友人时,他们有说有笑,一路上满是高谈与阔论,好不适意快活。但这一次,迎着萧瑟的秋风,白居易登临乐游原的心景却很感伤。于是乎,他给后世子孙留下了这样一首诗:

  白居易这是怎么了?说出来很是叫人泄气,在京城的官场上混得顺风顺水的白居易,也会遭人暗算,他被贬江州司马,原来的轻薄和猖狂,遭此打击,自然就有所收敛,有幸重回长安,在乐游原上焉能不发生出秋天才有的萧杀之气。

  后来,杜牧也到前辈诗人喜好登临的乐游原上来了。他来的时日当在唐大中四年,这时的他,即将解放,出任湖州刺史。他登上了乐游原,在这长安城的最高处,他散散漫漫地走着,他会想起在他之前登上乐游原的李商隐吗?还有李白、杜甫、白居易……我在千年后的今天,猜想,这位抱负远大的诗人,肯定想起了李商隐,想起了李白、杜甫、白居易……于是,他像所有的前辈一样,也要写一首感怀的诗了:

  杜牧为他题写的这首感怀诗,起了个《将赴吴兴登乐游原一绝》的诗名。时已近晚,唐人杜牧,即便有了朝廷的旨命,外放做官,却也高兴不起来。他不敢直接讽刺皇帝,就以“清时有味是无能”来贬低自己。咱们现在品咂一下,杜牧是在贬低自己吗?非也,他是怎样一个自负的人,他才不会自贬身家,他这么说来,矛头其实是直指腐败无能的晚唐政治。这有他诗中的句子做证,他是非常向往过去了的“贞观之治”,在乐游原上遥望昭陵,他是希望李世民的阴魂,能为世风日下的晚唐,标立起一个傲岸的气象。

  诗词中的乐游原,就这么千古不灭地存在着,从初唐,到盛唐,到晚唐……时间一再地跨越,跨越了一千余年,诗不灭,乐游不灭。然而如今,我们能够看到的乐游原呢?突然地模糊起来,看不清楚了。

  原谅我如此措词,因为我就在乐游原下住,十多年前,出门走几步,就能得见古人赋诗吟唱的乐游原,高兴了,再走几步,还能爬上乐游原,站在原顶上,回顾西安风光。我不会作诗,如果可能,我在乐游原上也许会如古人一样,写一首歌咏乐游原的诗。

  呼啦啦就在我的眼前,挖掘机开来了,推土机开来了,装载机开来了……那一台又一台的庞然大物,吐着冲天的黑烟,用它们钢铁锻造的牙齿,不断地啮食着苍凉的乐游原,让那个写在唐诗中的乐游原,写在志书中的乐游原,脉断了,脊折了,无限悲凉地成了我说的乐游岛。

  我不会写诗咏唱乐游原,也没有能力保护乐游原,我就只有心疼了……春三月的日子,心疼的我从家里出来,想要登一次已成孤岛的乐游原,却急忙找不到登上原顶的路经,我向人打问,好不容易问到一条商楼夹峙的坡道,三弯两拐,这才上到了乐游原……我看到许多工人,已在靠南的一边,起了一座二层的小楼。面对着还余一片空地的方向,楼体无门无窗也无墙,这使我十分纳闷,不知盖的楼房所用何来?因此就只有张口问了。问的结果是,这里在建一个高尔夫球练球场。

  在挖掘机、推土机、装载机等钢铁怪兽的围困中,小小的一枚高尔夫球,或许是救赎乐游原的一个英雄卫士。这与这个泊来物的性质是吻合的,乐游原要保留他原始的风貌,高尔夫球正好可以保证她的原始风貌不被破坏……眼见为实,就在乐游原残余的地面上,还有许多工人,正小心地播种着草籽,他们给我说,这可都是很名贵的草呢。我笑了,不与张嘴名贵的工人争舌头,因为我在葛洪的《西京杂记》里看到,原始的乐游原,是自生着许多玫瑰花树的,花树下又生长着郁郁葱葱的苜蓿,“风在其间,长肃肃然,日照其花,有光彩。”因此我给种草的工人建议,可在高尔夫练球场的周边,广植玫瑰花树和苜蓿。工人们问我何故?我给他们讲了葛洪的记载,他们便庄严起来,说他们可以建议老板,按葛洪的记载,广植玫瑰花树和苜蓿。

  时间过得真快,倏忽已是五月天气,乐游原上,高尔夫练球场扯旗放炮地开了张。因为我的建议,经营高尔夫练球场的老板找到我,邀我作了嘉宾,在开张的日子,坐了老板的汽车,登上了乐游原,发现栽植的玫瑰花树和苜蓿,赶着时日,开得姹紫嫣红,一片烂漫。

  一枚一枚,扑向白云飘飘的天空,我毫无诗性的情感有了瞬间的悸动,一首也许还不能称为诗的东西,倏忽冲破喉咙,从我的嘴唇皮皮上冒了出来:

上一篇:双双数码手机

下一篇:没有了